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面孔> 正文

郑红军:“第三只眼”看现场

2018年02月01日 09:42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胡杰   

现场勘查路上。王浩 摄
现场勘查路上。王浩 摄

  ■人物简介

  郑红军,43岁,现任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刑事技术处现场勘查大队大队长。从警20余年,多次荣获全市公安机关“技术破案能手”“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多次获嘉奖。

  ■人物特点

  平凡坚韧,严谨谦虚,技术精湛,敢于担当。

  ■人生准则

  对党忠诚,为民服务,公平正义,清正廉洁。

  ■大众点评

  20余年坚守,郑红军练就了火眼金睛,任它魑魅魍魉,只能立现原形。他的心中自有一片海,在那里,刑事技术的风帆从不曾落下。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处处长 李浩

  郑红军是擅带队伍的“排头兵”和技术精湛的“多面手”,是西安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部门的行家里手。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处副处长 赵仲学

  生活中他简单、简朴、纯粹,工作中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处现场勘查大队民警 崔勐

  现勘23年开“第三只眼”

  几年前秋末初冬的一天,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一个公司老板的办公室被小偷光顾,保险柜里的现金,加上名烟名酒,损失30多万元。看过现场,郑红军在卫生间窗前发了一会呆,然后指着对面楼说:“咱们去看看对面楼里那个房间。”同事就纳闷了:这边楼里发案,去对面楼干什么呢?

  43岁的郑红军是西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技术处现场勘查大队的大队长。现场勘查是一件最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神经总这么绷得紧紧的,不是谁都受得了的。可从警校实习算起,郑红军在这一岗位已经干了23年。一件事儿干久了,常常就会有点成了精的感觉,仿佛开了“第三只眼”。郑红军办案中,就时常会有灵感袭来,比如这起案子。

  发案地点位于一栋6层楼房的4层房间里,门锁完好无损,小偷应该是翻窗入室的。可是,楼下和楼顶,郑红军都看了,并没有攀爬痕迹。那么,小偷是从哪儿来的呢?

  上楼、下楼的时候,郑红军就注意到,这栋楼与对面的一栋拆迁楼是连在一起的一栋“拐把楼”,两栋楼挨得很近。透过发案现场卫生间窗户,郑红军发现,对面楼的拐角那家,窗户上尘土很多,也没窗帘,好像没有住人。那么,如果从这个房间翻到案发现场,有没有可能?两个房间虽然位于两栋楼上,但距离不到两米。危险是肯定的,但也不见得没有可能。于是,郑红军就决定去看一看对面那个房间。

  果然,对面楼里那个房间,还是毛墙毛地,没住人。可房间里有烟头,有脚印,还有放过酒箱子的印迹,在窗台上也提取到了指纹。最终,从烟头提取到的DNA,比中了犯罪嫌疑人。

  作下这案子的两名犯罪嫌疑人都是惯偷,擅长高空作业。从这个房间钻进现场,他们俩一人递、一人接,把酒箱子弄到了拆迁楼里,完成了常人看来完全不可思议的盗窃行为。后来,民警串并案之后,连破了10多起入户盗窃案。

  探寻足迹背后的真相

  车有车路、马有马道,郑红军看现场,喜欢从足迹入手。

  一个冬夜里,西安市高新区一家加油站的财务室被盗,10多万元现金丢了。郑红军带人去了之后,发现嫌疑人是从隔壁一家农场打洞进来的,作案后又原路返回。循着足迹,郑红军穿过一片小树林,走过一条生产路,来到一条川流不息的大马路上。每到一个岔路,就需要反复勘查,才能发现新的足迹。就这样,他们追到了西三环旁一家歇业了的农家乐,终于找到了一个在另一起案子里失踪的保险柜,以及遍地的啤酒瓶和烟头。通过足迹、指纹和从烟头、啤酒瓶上提取的DNA,民警抓获了这个来自铜川的盗窃团伙的全部7名成员,破了很多案子。

  那么,从发案的加油站,追到最后的农家乐,郑红军追出了多远呢?足有8公里!

  另一个春天里,临潼区一栋连排别墅发生一起三死一重伤的惨案。因为有一条水渠阻隔了嗅源,连警犬都没法朝远里追。也是循着足迹,郑红军追出两公里,在一个石榴园里,发现了嫌疑人丢弃的血衣;从血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写着个固定电话的小纸片。就是通过这个电话,专案组最终锁定了其中一名嫌疑人。

  回到现场,郑红军又研究嫌疑人是在哪儿踩的点儿。这样,他确定了对面一栋尚未售出的别墅是最佳观察点。进去一看,足迹、指纹、烟头等一样都不少,还发现了一本写着某搬家公司名字的书。根据这些线索,专案组确定了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

  原来,这3名嫌疑人分别来自四川、新疆和辽宁,相互之间也不熟。他们都在某搬家公司打工,因为给受害人家搬家,发现这家人有钱,就动了杀人越货的恶念。案发不久,两名嫌疑人就被民警抓获;去年年底,在潜逃了12年之后,最后一名嫌疑人也到案了。

  琢磨细节察真凶

  作为一名刑警,郑红军不光琢磨现场和足迹,也琢磨人,特别是与案发现场有关的人。

  一次,莲湖区沣镐西路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一个开烟酒小商店的老汉,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仓库内。

  老汉是被一把管钳砸死的,头部被砸得血肉模糊。郑红军赶到现场时,老汉的面部盖着一本画报。人死了,家属把死者面部盖住,这也正常。但郑红军发现,画报下面有些散落的报纸,上面压着那把带血的管钳。这就不正常了:作为作案工具,管钳应该是嫌疑人丢弃在这儿的,可盖画报拉落下来的报纸,应该覆盖在管钳之上才对。怎么会反过来呢?

  “管钳是在原来的位置吗?”郑红军问受害人的儿子。刚才进门时,郑红军就发现,门外有一点血迹。看过现场后,他就更在意那点血迹:仓库里的搏斗痕迹明显,血迹也都集中在仓库里面。这外面的血迹是怎么形成的呢?

  “不是。邻居把它挪到了门外,我觉得不对,就又挪回到原来的位置。”老汉儿子还告诉郑红军,父亲脸部那本画报,也是邻居放上去的,“他说,这样太难看。”

  郑红军发现,现场除了受害人儿女的足迹,还有那位邻居的足迹,而且邻居的脚印在仓库里延伸到很深。老汉的儿子说,他看到邻居确实进到了仓库最里头。这个人怎么这么活跃?

  仓库尽头,有个小窗。小窗外面,就是那个落满厚厚法国梧桐枯叶的天井。穿着鞋套,郑红军观察着地下足迹。猛一抬头,他发现那个小窗外,有一双眼睛正在朝他这儿张望。正是那个中年人,那个邻居。此时,他虽然蹲在天井里,却在注视着勘查现场民警的一举一动。

  在派出所,民警让这个疑点重重的邻居脱掉衣服,他身上露出大面积的抓痕。郑红军和侦查员们一起来到邻居家。因为猜测他可能把血衣扔在了洗衣机里,于是第一件事儿就是开洗衣机的盖子。结果,从里面掏出了一条装着七八条香烟的塑料袋,全是“芙蓉王”。香烟上面都有条型码,每条都不会重样。邻居家搜到的烟,正是受害人进的货。

  再审这位邻居,就不再嘴硬了。杀人越货的经过,吐得干干净净。原来,此人是个吸毒的烟民,租住老汉的房子,也算是老汉的邻居。晚上,老汉住在商店里。老汉的商店和仓库并不在一起,但隔得不远。烟民想弄钱吸毒,就打起了偷老汉仓库的主意。半夜,听到仓库里的报警器响,老汉就抄着棍子直奔仓库来了。老汉虽然60岁了,但身体还算结实,在狭小的仓库里两人进行了搏斗。虽是黑灯瞎火,但老汉已经知道盗贼是谁。这吸毒的烟民想要不被人知道,就必须把老汉置于死地,于是他就地摸起了一把管钳,把老汉砸死了。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